QAQ蜡烛烛

一只萌萌哒蜡烛,可以调戏不可点!
主推:《名侦探柯南》快新,偶尔来一发其他。
论坛体真的不会弃坑的!!!


最近在萌的cp:
《游戏王Vrains》左游:即使尊哥强无敌,即使领导这个大傻在作作追到家里的时候居然不要脸的跑掉了,但我还是坚定的支持左游,领导股永远不抛售!
《火影忍者》佐鸣:可我已经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高三冲刺中!长期神隐,偶尔诈尸【不】

【短篇/快新】真实与幻觉

●cp:快新,原著背景,快新二人已成为情侣。
●和论坛体无关!!!
●快打,错字病句有,欢迎捉虫√
●案件不是重点【跪
●糖里暗含玻璃渣,吃进嘴里的究竟是糖还是刀片,就看个人的理解了。
  
  
  
——————————
脑洞来源于莫言的那篇某篇文章——神奇的幽灵老爷爷【←这什么鬼】
如有雷同,纯属二人同时犯病啊哈哈哈哈
——————————
   
   
  
 
黑羽快斗隐藏在深巷中,灰蓝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远处疾驰而来的警车。天空中有被故意放出的白色假人,果不其然的中计让他微微松了口气,随即换上属于“黑羽快斗”的装扮。
  
即使他已经熟悉了怪盗基德的一切,但是,他内心的正义依旧不允许让他自己将“黑羽快斗”和“怪盗基德”画上等号。
 
这是只属于“黑羽快斗”的正义。
 
背后,一直手轻轻拍上了他的后背。黑羽快斗不用回头,也能从肩膀上那冰冷的触感中发觉背后的人,“怎么,名侦探,今天不是在正面现场上抓捕我,而是在这种见不得人的地方?”
  
背后的人轻笑了一声,“在哪里抓到并不是重点,不是么,小偷先生?”一边说着,黑羽快斗便察觉到他自己不自觉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手铐,铐在了他自己的手上——侦探正握着他的手腕。
  
“新一真不可爱。”黑羽快斗双手变换间,手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盒刚刚打包好的面包,粉红色包装上空冒出淡色的热气,伴随阵阵柠檬的清香,“抱歉啦新一,今天的柠檬派已经卖完了,我换了柠檬面包,味道应该差不多吧?”
  
侦探的注意力明显在别的方面,“你又是怎么跟店员说的?”这种粉红色的包装……
  
“当然是说‘我可爱善良温柔贤惠的女朋友……’”
   
侦探的脸一黑,转头就走。
  
“喂喂!新一!等等我!”
  
  
  
   
最后黑羽先生是怎样进了家门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宫野小姐表示,她才没有听到隔壁工藤宅半夜传出来的惨叫声呢。
  
不过,小偷先生真是可怜。
  
宫野小姐本着“没有什么是新款皮包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套新款化妆盒”的人生哲理,在和某位小偷先生畅谈许久以后,好心的训斥了一番屋内的某侦探,成功的将黑羽快斗放进了他自己的屋子。
  
即使门口挂的还是“工藤”这个姓氏。
  
即使宫野小姐觉得自己可能会同黑羽快斗患上同样的病。
  
  
  
  
自从三个月前组织覆灭以后,侦探就患上了名为“懒癌晚期综合征”的病,当然这并不是说侦探一改原来的个性对案件不闻不问,而是除了“与怪盗基德的对决”以外,侦探从不出家门,也不跟任何人联系,甚至现在除了躺在沙发上看卷宗,其他什么都不愿意做。
   
按照宫野小姐的说法,侦探可能是因为药物的缘故致使神经皮层的某些地方有些损坏。
  
从那时起,黑羽快斗除了“帝丹转校生黑羽快斗”和“月光的魔术师怪盗基德”以外,又多了一个新身份——“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的专属管家”。
  
当然,身为爱人唯一的管家的黑羽快斗,自然是乐在其中。
   
  
   
   
黑羽快斗利落的换上家居服,按照从前的习惯在厨房为侦探准备睡前必备的一杯冰咖啡。侦探和平时没有区别,安静的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侦探变得越来越懒,现在,甚至需要黑羽快斗为他举着卷宗,他才愿意看上两眼。
  
“目暮警官今天来电了,是关于最近的连环杀人案,新一你对这个案件有没有什么看法?”黑羽快斗拿起最上面的一份卷宗,里面记载了连环杀人事件的始末。
 
黑羽快斗不厌其烦的一页一页的翻着,侦探很快陷入了沉思。透过侦探的眼睛,黑羽快斗能看见后面柔和的橘色灯光,就像夕阳一般,美丽极了。
  
“快斗,你觉得呢?”侦探这样询问。
  
黑羽快斗并不觉得奇怪,侦探很早就询问过他在怪盗基德“消失”后的打算,原本黑羽快斗很明确的表示要做一个魔术师,但在侦探如今的情况下,经常参与世界巡演的魔术师这个职业,自然也就不符合当下他的实际需求。
  
他最后的选择,是称为一名侦探。这让爱人感叹了许久,说什么“你400的智商终于能放在正道上了”之类的话。
   
从侦探患上“懒癌”的那一刻起,侦探也成为了黑羽快斗的“老师”,一点一点的教他侦探应有的知识和细节分析能力。如今,经过三个月的学习,侦探老师已经可以放心的将绝大部分案件交给自己这个可爱的小徒弟了。
  
当然,黑羽快斗对侦探不怀好意的“小徒弟”这个称呼炸毛了许久,最终不得不屈服在某人的连环足球之下。
  
    
   
  
今天小偷先生的分析依旧得到了侦探的表面上的鄙视和内心的欣慰。桌子上的冰咖啡已经许久没有动过,侦探望着墙上指着凌晨三点的时钟,打了个哈欠,“我睡了,快斗。你也早点睡——”
 
“——不准进我房间!”
  
跃跃欲试的小偷先生顿时低下头去,久经沙场的侦探可不会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就同情他,事实上,侦探先生曾经就因为某人的套路而三天不能下床。
   
这个话题我们暂且放在一边,否则可能会被不知从哪里来的足球或麻醉针袭击。
   
“新一晚安!我给目暮警官打个打个电话就睡。”
   
黑羽快斗早知道今天警视厅的人会熬夜开会,也不怕打扰到他们,正好,如果会议还没有结束的话,侦探和他的推理也许可以帮上忙。
    
电话很快被接通。
   
“目暮警官吗?我是黑羽。”
  
“黑羽君,你打来的正好!我们这里刚好有一些刚发现的线索。”
   
“真巧,我和新一也发现了现场的一切奇怪的东西。”
   
“工藤君……?”
  
“怎么了吗?”
   
“啊,不,没事,代我向工藤君问好。”
  
两个人彼此交流着案件,黑羽快斗细心的用笔记本将比较重要的细节通通记下,明天再拿给工藤新一看,总比他不算精确口述的要方便的多。
  
“目暮警官,麻烦你了。”
  
“说什么呢,黑羽君,有你这样的侦探帮忙才是麻烦了。”
  
“再见,祝你有一个好梦。”不知不觉已经凌晨四点,黑羽快斗在电话最后开了个玩笑。
  
    
  
   
警视厅的一干人等,望着目暮十三挂掉的电话,陷入了亘久的沉默。
    
   
   
   
侦探嘴上说着不许进门,真实情况是,他连卧室的门都没有锁。
   
真是傲娇啊。黑羽快斗坐在床前,不怀好意地笑道。
   
他关上微亮的台灯,培养出的细节之心让他注意到垃圾桶里有一张被揉成团的纸。原来有这张纸吗?黑羽快斗疑惑的展开,里面的内容让他的呼吸骤然一顿。
  
『告患者家属【黑羽快斗】,病人【工藤新一】死亡通知书……』
  
黑羽快斗挠了挠头,看了看床上的熟睡的侦探,又看了看手上的纸。什么嘛!这是新一的新玩笑吗?
   
将纸重新揉成团扔进垃圾桶,脱下衣服,黑羽快斗钻进冰冷的被窝,抱紧了身边的人。
   
“新一,好梦。”
   
——END——

评论(3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