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Q蜡烛烛

一只萌萌哒蜡烛,可以调戏不可点!
主推:《名侦探柯南》快新,偶尔来一发其他。
论坛体真的不会弃坑的!!!


最近在萌的cp:
《游戏王Vrains》左游:即使尊哥强无敌,即使领导这个大傻在作作追到家里的时候居然不要脸的跑掉了,但我还是坚定的支持左游,领导股永远不抛售!
《火影忍者》佐鸣:可我已经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高三冲刺中!长期神隐,偶尔诈尸【不】

【短篇/快新】请假条恋爱2

 
●大概是十五号开学前的最后一个更新。
●我为什么要挖《轮回》那个坑,我后悔了,删除还来得及吗???
●开学将步入高三,更文不定期,或许一年都不会出现,望各位理解,谢谢www
    
   
●说是2其实和前文没有一点关系。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ooc!ooc!
●渣结尾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放心糖,配料表绝对不含有刀片玻璃渣之类的东西。
●单纯想耍帅x
  
  
  
  
    
东京都大学一年来发生的最大的两件事,莫过于——
  
第一,日本著名高中生侦探,有着“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的称号的工藤新一,和魔术界的新星,被认为是未来魔术界顶梁柱的黑羽快斗,在一起了。
  
消息传出的当晚,哭瞎了无数粉丝的眼,也有很多身穿黑色衣服,手拿火把的神秘团体粉丝表示当时没有站错队真是太机智了。
  
第二,是东京都大学所有学生的噩梦:工藤新一成为了帝丹大学新任的学生会长。
  
首先,对于这个学生会长的职务,工藤新一是拒绝的。在他心里,有搞这些小屁孩们的琐事的时间,还不如去目暮警官那里领几个案子,或者上街因果律几个人。
  
深深明白自己心的工藤新一认真的回绝了前会长宫野志保的要求。
   
然后被微笑的“医学系之神”宫野小姐强行灌下了一整瓶APTX-5438神药。
  
距宫野小姐说,该药可以提神醒脑、增强视力、强健体魄、开发智商,每天坚持服用,还可以增加人体细胞活性,活过一百岁不是梦!
  
熟知套路的工藤新一对此呵呵一笑,坚定的表示信宫野他就是智/障。
  
结局是工藤新一在连续拉了三天肚子后,为了解药屈服在了女王脚下,成为了帝丹大学第六十六任学生会长。
   
这都是黑历史。
  
所以工藤新一上任的第一次会议,学生会所有成员都察觉到了死神的降临。副会长颤颤巍巍的递给新任会长大人一份文件,上边详细的描述了各种学生会长需要做的事情。当然,工藤新一也没有看漏最后一张纸的右下角,标注的“宫野志保”这个名字。
   
简直是阴魂不散!
  
工藤新一的脸又黑了几分,旁边的人差点以为新任会长第一次会议就翘班,来的其实是关西的炭先生。
  
“那个,工藤先生……”副会长已经在死神的威压下对他并不纯良的小学弟用了敬语,“其实学生会长平时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也就只有一些特殊文件和学生请假条需要学生会长亲自批准……文件写的这么详细,大概是宫野女王,啊不,是宫野前会长故意……”
  
“我知道了。”工藤新一揉了揉太阳穴,简直比他熬夜看卷宗还要累,“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这次会议就结束吧。”
  
一瞬间,硕大的会议室除了工藤新一本人以外已经空无一人,速度比午间食堂抢饭的速度还要快上半分。没办法,午饭一顿不吃只会饿,在会议室里继续待下去,不知什么就会变成一具尸/体了吧?
  
“哇,好厉害,不愧是新一。”从外面进来的黑羽快斗目瞪口呆的对工藤新一竖起大拇指。工藤新一送给他一个半月眼,一只手撑着头,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当然是来给新任的学生会长增加工作量……呸呸呸!我是来送请假条的。”一边说着,黑羽快斗急忙恭谨的双手呈上请假条,“请工藤大人过目。”
  
工藤新一直接无视了黑羽快斗的耍宝,问道:“你又看中了什么宝石?”一边说着,工藤新一看都没有看请假条一眼,直接在上面批了一句“宝石禁止”。
   
“喂喂喂,大侦探,我在你心里就只会偷宝石吗?”黑羽快斗绕过桌子,搬了把椅子在工藤新一身边坐下,一把搂住了工藤新一的腰,在他耳边耳语道:
    
“我可是为了请名侦探看一场华丽而精彩的魔术show,而拼命的努力呢。”
   
扑面而来的是属于夜晚的大胆怪盗的气息,冰冷而凛冽。工藤新一的脸上挂起一丝微笑,他环住了黑羽快斗,在暗处,打开了手表的表盘,对准了怪盗先生的脖子。
  
“哦,是吗?我倒是觉得,你今天没有办法去侦查宝石了呢,自大的小偷先生。”
   
黑羽快斗并不在意工藤新一的威胁,这种套路他们天天都玩不下于十次,也没见到这位傲娇的侦探先生什么时候真的出过手。他熟练无比的从会议桌的抽屉里掏出了一沓请假条,打了一个响指,原本被工藤新一拿来批注的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魔术师的手中。
   
“喂喂,你怎么这么熟练啊?”不出所料,工藤新一合上了手表盖,无语的问道。
  
“不然新一以为我那么多请假条是从哪里来的?”
   
工藤新一一手撑着头:“我说,大名鼎鼎的怪盗基德已经沦落到偷请假条的地步了吗。”难怪刚才有人让他注意一点,说学生会的空请假条单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少很多。
   
“技能是不分场合的。”黑羽快斗留给对方一个帅气的笑容,钢笔灵活的在指尖旋转,在纸上留下流畅的痕迹。黑羽快斗请假条的内容并不多,工藤新一随意瞥了一眼,上面只写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不批准就不让学生会长下床。”
  
工藤新一回复他的方式,是重新打开了表盘盖,将准心对准了他的脑袋,“笨蛋,你敢这么写!”工藤新一微红的面颊告诉黑羽快斗,他已经明白了请假条上那句话的意思。
  
“学生会长可不能用暴力啊,刚才小小姐提供的‘学生会长守则’里不是写了吗?”黑羽快斗放下笔,对恼羞成怒的侦探先生笑道。
  
工藤新一不理会对方的调戏,道:“果然,刚才开会的那些人里,有一个是你变装的吧。”
  
“大侦探已经知道了,何必再问我?”黑羽快斗将请假条放在了工藤新一面前,“学生会长大人,我已经把请假条送过来了哟,请批准。”
   
“做梦!”工藤新一握住表盘,坚定的回复道。
  
“哎——”黑羽快斗故意发出一声感叹,“原来名侦探已经做好了明天早上不能下床的准备了吗?我倒是无所谓,放倒名侦探以后,我还有一天的时间……”
  
“可以做任何的事情。”
   
黑羽快斗在侦探先生耳边小声说道,成功惹得名侦探一阵脸红。趁着这个机会,黑羽快斗快速拉开侦探的左手,并按下了麻醉枪的发射键。细小的麻醉针插入了旁边的椅背上,黑羽快斗将侦探拉到怀里,露出一个大大的得逞的笑容。
  
“事到如今,名侦探还想着要反抗吗?”
   
工藤新一盯着面前这个不要脸的魔术师,沉思良久,终于退了一步,开口道:“宝石要还回去。”
  
黑羽快斗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当然,谨遵您的命令,我亲爱的学生会长大人。”
    
“我亲爱的新一。”
   
日光灯下,单膝跪下的魔术师握住了侦探的手,在上面烙下了一个吻。
   
为名侦探打上他黑羽快斗的印记。
  
  
————END————
  
  

评论(26)

热度(70)